Close
yabocom 2022年9月28日

前有亚特兰蒂斯、宝宝树后有世纪佳缘为何复星国际总是看走眼

Post Image

7月18日,有微博用户发帖称,世纪佳缘出事了,公司的CEO、COO、CFO和几个VP“消失了”。世纪佳缘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则回应表示:实际情况并非网络截图所说,现公司确有个别管理层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司法机关调查,相关信息以司法机关公布为准。

世纪佳缘是复星国际大快乐板块的布局之一,今年5月,百合佳缘(百合网与世纪佳缘合并而来)刚刚宣布更名为复爱合缘。针对此事,复星国际相关人士向新浪财经表示,案件的基本情况仍需待司法部门认定。复星国际对旗下及投资企业,若出现腐败等问题,一直坚决并秉持“零容忍”的态度。

此前,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以整肃内部贪腐的名义,将旗下企业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及其两名下属移交相关部门。

曾经出事的还有宝宝树。在成为宝宝树第一大股东之后,复星国际把控了宝宝树的走向,包括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在内的原始高管团队全部出局。不过如今,宝宝树仍未走出亏损困局。

资料显示,世纪佳缘成立于2003年,2015年百合网与世纪佳缘合并,2017年双方正式成立百合佳缘,当时原世纪佳缘CEO吴琳光担任百合佳缘总经理,原百合网CEO田范江则担任百合佳缘董事长。

到了2018年,复星国际公告称,已成为百合佳缘集团控股股东,百合佳缘成为复星国际集团“大快乐板块”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控股股东的变化,百合佳缘也迎来了大换血。

2019年,复星国际入主百合佳缘刚刚一年,田范江便不再担任公司董事及董事长,开始离职创业;复星国际派驻的原副董事长王长颖接替董事长职务,总经理吴琳光继续分管婚恋以及其他业务。

随着复星国际对百合佳缘影响力的上升,今年5月,百合佳缘宣布更名为复爱合缘。当时复爱合缘集团CEO吴琳光还公开露面,对外解释了更名的原因和未来战略。他表示,公司业务已经从单纯提供婚恋服务,扩展为婚恋、娱乐社区和婚嫁的全产业链。他还公布了复爱合缘的目标:三年内在国内婚恋市场份额35%。

不过刚刚更名两个月,今日有微博用户发帖称,世纪佳缘出事了,公司的CEO(首席执行官)、COO(首席运营官)、CFO(首席财务官)和几个VP“消失了”。

针对传闻,世纪佳缘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回应表示:实际情况并非网络截图所说,现公司确有个别管理层因个人原因,正在配合司法机关调查,相关信息以司法机关公布为准。董事会已授权相关人员行使相应职责,公司业务运营一切正常。

复星国际相关人士告诉新浪财经,首先,世纪佳缘方的公开回应基本属实,但案件的基本情况,仍需待司法部门认定。其次,复星国际对旗下及投资企业,若出现腐败等问题,一直坚决并秉持“零容忍”的态度。

世纪佳缘和复星国际方面均未透露“个别管理层”配合调查的具体原因,但有传闻称,世纪佳缘高管出事可能与复星国际的投资有关,例如双方签订了某种协议,结局不理想,很惨烈。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何浩律师向新浪财经表示,判断是否涉嫌职务侵占罪,要看具体的行为。职务侵占,是指企业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财产占为己有,监守自盗、数额较大的行为;如果仅仅是与领导关系很好,通过审批、补贴等虚假方式多领取,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如果没有这些行为,只是由于错误的原因发放,属于不当得利。

如果涉嫌职务侵占罪,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六条 〔职务侵占案(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在三万元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如果涉嫌不当得利,根据《民法典》第一百二十二条 因他人没有法律依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有权请求其返还不当利益。如果涉及的是上述情况,则用人单位可以向劳动者主张返还上述不当得利,主张金额没有限制。

2016年,复星国际集团斥资近110亿打造大型旅游地产项目三亚亚特兰蒂斯。当时全球的亚特兰蒂斯品牌酒店,只有3家,分别位于巴哈马天堂岛、迪拜棕榈岛以及三亚。

复星国际旅游文化集团是三亚亚特兰蒂斯的运营主体——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间接持有其100%股权。2019年9月,复星国际旅游文化集团公告称,旗下海南亚特兰蒂斯商旅发展有限公司副总裁及其两名下属将部分公寓与别墅加价出售给购房者,以此获利近2亿元。

据相关媒体报道,复星国际廉政督察部在收到员工举报线索后,进行了深入调查,发现该名副总裁涉嫌利用职务便利进行犯罪的相关线索,迅速向公安机关报案,并由公安机关依法采取了强制措施。

复星国际投资的母婴电商企业宝宝树也命运多舛,它被归属在复星国际的大健康板块。

2016年,宝宝树完成了由复星国际集团领投的30亿融资,还宣布已经与复星国际集团旗下医疗健康、金融保险共同整合资源,构建家庭生态版图。复星国际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也亲自为之站台,他认为,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只有抓住母婴和儿童人群特征、喜好及发展趋势,才能抓住未来市场,同时为社会创造更多价值和贡献。

后来,复星国际不断加持宝宝树。2019年10月,复星国际受让由宝宝树联合创始人邵亦波转让的2000万股宝宝树集团H股股票,占总股本1.18%。转让完成后,复星国际以24.67%持股超越了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成为宝宝树集团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

复星国际与宝宝树创始团队的宫斗暗流开始上演。复星国际入主之后,便传出了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要套现出走的消息;而到了2020年,宝宝树原业务高管团队几近全部离任。

从业绩来看,宝宝树营收增速年年走低,净利润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上市后股价也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据36氪报道,在复星国际领投的30亿融资中,王怀南个人也进行了增资。一位接近当时交易的人士透露,王怀南增持的5个多亿资金全部来自于向股东借钱,自己并未出资,是以股权为质押,质押率为2倍。但IPO前解除了质押。IPO后,由于这5亿多贷款没有抵押物,所以股东开始陆续要求王怀南重新质押股份,或直接还款。

在王怀南计划离职和高管团队陆续离开的情况下,宝宝树的股东之一宁波招银为了保全自己的资产不受损不流失。于2019年10月向上海仲裁委员会申请查封、扣押或冻结王怀南的5226.55万元财产,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裁定并开始执行。

危机之下,王怀南最终也辞去了宝宝树行政总裁的职位,开始二次创业。如今,代表宝宝树对外亮相的是复星国际的“老人”:复星国际全球合伙人、宝宝树董事会联席主席高敏。(新浪财经 张俊)

Leave a reply